> 新聞中心   > 國內 > 正文

四川:五場戰役,決勝脫貧攻堅

核心提示: 在四川省昭覺縣城新房住了一個星期之后,某色拉博就回到了“懸崖村”阿土列爾村。來懸崖村的游客一天比一天多,他作為戶外向導,必須回山頂上的旅游公司上班了。 今年5月,懸崖村84戶村民搬進縣城易地扶貧搬遷集中安置點新房,告別了鋼梯

光明日報記者 李曉東、周洪雙

在四川省昭覺縣城新房住了一個星期之后,某色拉博就回到了“懸崖村”阿土列爾村。來懸崖村的游客一天比一天多,他作為戶外向導,必須回山頂上的旅游公司上班了。

今年5月,懸崖村84戶村民搬進縣城易地扶貧搬遷集中安置點新房,告別了鋼梯。懸崖村留作旅游開發,青壯年留下來,賦予2556級鋼梯新的生命。

總書記牽掛在心的懸崖村,開啟了新生活。

這是昭覺縣最后一批易地扶貧搬遷任務,啃下這塊“硬骨頭”,也意味著昭覺縣、涼山州乃至四川省的脫貧攻堅工作進入最后沖刺階段。

從決定性成就到全面勝利,還有許多硬仗要打。在最后的沖刺中,四川慎終如始,堅決打好深度貧困“殲滅戰”、問題整改“突擊戰”、鞏固成果“持久戰”、總結宣傳“陣地戰”、相對貧困“破局戰”五場戰役,全力確保四川與全國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突出重點,殲滅深度貧困

涼山彝族自治州是全國“三區三州”深度貧困地區之一,貧困程度深、脫貧難度大,是脫貧攻堅最難啃的“硬骨頭”。

全國剩余貧困發生率超過10%的6個縣有4個在涼山,四川最后未脫貧摘帽的7個貧困縣、300個貧困村全部在涼山,全省剩余20.3萬貧困人口中的87%也在涼山。當前的涼山,成為影響四川乃至全國奪取脫貧攻堅全面勝利的控制性因素。

“四川打贏脫貧攻堅戰,涼山彝族自治州尤其是7個未摘帽縣,就是重點,就是關鍵。”今年3月,四川召開全省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工作推進會議,四川省委書記彭清華要求,繼續把涼山彝區作為重中之重集中攻堅,堅決攻克最后的深度貧困堡壘。

涼山勝,則四川勝。四川舉全省之力,采取超常舉措,打響了深度貧困“殲滅戰”。34條支持政策、16條工作措施、5700多人組成的綜合幫扶工作隊,全省新增財政扶貧資金主要投放到涼山……各類資源持續向涼山彝區傾斜聚焦,對7個未摘帽縣實施掛牌督戰,決戰之勢已經形成。

對涼山每一個縣,四川都安排了省內相對發達的市縣對口支援幫扶。幾年間,江油市傾力幫扶對口的布拖縣,投入各類幫扶資金1.37億元,先后派駐援彝干部225人,其中常駐布拖援彝干部人才134人、企業經營管理人才18人。9大類、100多個幫扶項目,已助力近百個貧困村、數萬人穩定脫貧。

“布拖所需、江油所能”,江油派出農藝師熊瑛,在布拖歷史上第一次種出了桃、杏、藍莓等水果,品質非常好。她教會一批農民掌握標準化果樹栽培、管理技能,讓他們有了穩定致富可靠依托。

“我認真教、他認真學,越前行、越美好!”熊瑛自豪地向她的視頻直播粉絲介紹,當地群眾十分渴望先進技術,自己用技術幫助群眾脫貧,參與到脫貧攻堅的偉大事業中去。

有了好產品,還需暢通銷路。電商扶貧新模式讓這里的特色產品走出大山,成為全國市場上的搶手貨。7月16日,四川省涼山州政府、廣東省佛山市政府與拼多多聯合啟動“佛涼協作、云上優選”消費扶貧周,當日一場跨縣接力直播吸引了近1000萬網友觀看,帶動線上線下銷售額超過1.2億元。

中國農業大學國家鄉村振興研究院副院長左停認為,“佛涼協作”消費扶貧用現代化的商業平臺和機制,成功地把產地和市場對接起來,把生產者和消費者鏈接起來,把產業扶貧、電商扶貧和消費扶貧串聯起來,對于涼山高質量打贏脫貧攻堅戰乃至鄉村振興戰略的推進都具有示范意義。

  鞏固提升,嚴防返貧致貧

“我家的房子已經加固了,廚房、廁所也改造了,真是太感謝了。”近日,四川綿陽梓潼縣臥龍鎮九柏村年過七旬的謝玉財夫婦迎來脫貧攻堅暗訪督查組,了解他家住房改造情況。

謝玉財家是非建檔立卡特殊困難戶,生活徘徊在貧困線邊緣,隨時有致貧風險。今年4月,暗訪組發現他家住房“不達標”,立即納入會商調度,縣脫貧辦、住建局、農業農村局和臥龍鎮分別提出處理意見,最終確定通過土坯房改造政策予以解決。謝玉財沒有增加任何經濟負擔,解決了安全住房問題,消除了致貧風險。

今年初,梓潼縣建立了從發現到解決脫貧攻堅問題的“一條龍服務”工作模式,通過暗訪督查、調度研判、書面反饋、整改落實、驗收檢查等首尾銜接閉環流程,常態化發現并整改問題,確保高標準打贏脫貧攻堅“收官戰”。

“截至7月上旬,已經發現問題77個,整改到位77個。”梓潼縣扶貧開發局局長張志敏說,經過3輪暗訪,3輪整改,目前能發現的問題越來越少了。

四川連續多年每年減貧上百萬人,2019年減貧50萬人。至今年初,四川貧困發生率降至0.3%以下,鞏固脫貧成果、防止返貧致貧,成為新的重要任務。

去年6至8月,四川在全省范圍內,集中開展了落實“兩不愁三保障”回頭看大排查,全省共排查建檔立卡貧困戶188.83萬戶、608.54萬人,入戶排查易地扶貧搬遷戶37.64萬戶、135.57萬人。至當年末,超九成問題都已整改到位。 

今年以來,新冠肺炎疫情帶來新的沖擊,防止返貧致貧的任務陡然加劇。四川要求,要在毫不放松抓好各項疫情防控措施落地落實的前提下,集中精力加快推進脫貧攻堅,努力把耽誤的時間搶回來、把造成的損失補回來。

2月初,四川及時啟動“春風行動”,以“家門到廠門”點對點的方式,專門送農民工安全返崗。至3月21日“春風行動”轉為常態化運輸,四川共開行“春風行動”專車28897輛,運送返崗農民工55.2萬余人,省外目的地覆蓋全國除港澳臺地區以外的所有省份、250個地級市。超過96%的跨省務工農民工及時返崗,疫情對農民收入的大頭——務工收入的影響降至最低。

常態化開展“回頭看”“回頭幫”,對已退出的貧困縣、貧困村、貧困人口扶上馬送一程……四川把工作做在前面,一系列措施落到實處,高質量穩定脫貧得到了有力保障。

7月28日,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赴四川督查組完成本次督查工作后召開大會,向四川反饋督查意見。督查組在大會上表示,四川脫貧攻堅舉措務實、成效顯著,問題排查整改力度大、效果好,能夠確保如期實現脫貧攻堅目標。

  全力沖刺,銜接鄉村振興

成都簡陽,蜿蜒而平整的柏油路伸向連片淺丘,串起一個個小村落,平泉鎮荷橋村就是其中之一。綠樹掩映中,白墻青瓦的嶄新民居整齊排列,荷塘、棧道環繞著小村,環境優美而安逸。

在村東頭的花卉基地,村民王作華經技術培訓后,熟練地完成裝土、下種、修枝等流程,一盆盆盛開的鮮花則被裝進大車,送到附近的城市里去。另一頭,村民李先華則在定制農莊里勞作,蔬菜成熟后由冷鏈直送城市里的定制者家里。

荷橋村搖身一變,成了遠近聞名的明星村,幾年前的省級貧困村,竟走在了鄉村振興的前列。李先華說,現在村里環境這么好,在家一年也能掙幾萬元,比外出打工強多了。

2016年,簡陽市從由資陽市代管改為由成都市代管,成為成都唯一有脫貧任務的縣市。按照成都的部署要求,簡陽圍繞“兩年脫貧攻堅、三年鞏固提升、五年高標準全面小康”總體目標,高質量推進脫貧攻堅,奮力推進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有機銜接,推動116個貧困村實現了大變樣。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鄉親們脫貧只是邁向幸福生活的第一步,是新生活、新奮斗的起點。當前的四川,除涼山州7個深度貧困縣外,廣袤的巴蜀大地已經告別絕對貧困。四川接續推進全面脫貧與鄉村振興有效銜接,推動減貧戰略和工作體系平穩轉型,探索建立解決相對貧困的長效機制,讓群眾生活像芝麻開花一樣,節節高。

2019年,成都高新區聯合對口幫扶的甘孜州德格縣,在成都創建四川省南派藏醫藥傳承與創新產業化示范基地。按計劃,基地將于2021年正式投入運營,屆時不僅能解決德格縣2000名農牧民就業問題,還能帶動當地一批藏藥材種植、小微加工企業及合作社的成長,使南派藏醫藥成為德格縣推動鄉村振興和可持續發展的新支柱和新名片。

過去幾年間,成都高新區累計投入援建資金5億余元,選派各條戰線援藏干部4批共686人,傾盡全力助力德格縣脫貧摘帽。如今,德格縣退出貧困縣序列,但脫貧不脫鉤,鄉村振興路上,幫扶雙方依然同心同行。

建起完善的基礎設施,培育不走的工作隊伍,留下長效的富民產業……脫貧攻堅戰徹底改變了四川貧困鄉村的面貌,激發了農村內部發展活力,奠定了鄉村振興的堅實基礎。全力沖刺脫貧攻堅、有效銜接鄉村振興的部署,讓一幅“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振興圖景,在全新的天府之國徐徐展開。

《光明日報》( 2020年08月09日 01版)

    法律聲明:新疆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傳遞更多信息、服務大眾,并不代表新疆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務必在相關作品發表之日起30日內進行,我們將在24小時內移除相關爭議內容。[詳細]
責任編輯:賈睿
0
 熱評話題
點此進入胡楊林社區發表評論
江西上饶配资炒股